校友服务
ALUMNI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校友服务中心
电话:021-55665306
传真:021-55665306
Email:econalumni@fudan.edu.cn
校友之声
复旦经院2017毕业致辞 | 张军:谨记复旦精神

6月24日上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在正大体院馆隆重举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为毕业生们致辞。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2017届毕业班的同学,今天在场的各位亲爱的家长,各位老师, 还有我们邀请的等一下要发表毕业演讲的魏尚进校友,大家好!在这个时刻我要表达的,就是依依不舍的感情。各位即将毕业的同学,你们在复旦度过三年、四年,或许五年八年,最长也许有十年了,今天我们隆重举行这样一个古老的仪式,象征的是结束,也是开始,大家完成了学业,开始走向你的职业生涯。说起来有意思,我们每年也会有欢迎新生的活动,但是为什么毕业典礼比迎新的活动更隆重?或许就是因为大家已经在复旦成为复旦人,成为了经院人,完成了学业,而却就要离开学校了。所以离别的时候,道别的时候,往往都要非常的隆重。

今天学工组的同志们预先为我准备了致辞稿,但是因为字太小,我无法看得清楚,再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我索性就不用读稿子了。在这个时刻我只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也是问自己,我到底了解复旦多少?又了解经济学院多少?复旦大学的每一栋楼你们都知道它的来历吗?一草一木背后的故事大家听到过多少?复旦大学一百多年历史上的哪些大师们的名字我们又能熟悉多少?我们在这里生活了4年,甚至更多年的时间,但其实我们可能像个匆匆的过客,对我们学习过的复旦的认识少得可怜,我相信你们对经济学院的认识也不会多过对复旦大学的认识。而且,相对于你们,那些已经毕业多年的校友们却知道更多,不是因为他们本来知道更多,而是因为毕业后他们才开始想了解更多的母校。换句话说,大家将来更愿意回望复旦、思考复旦、更关注关于复旦的每一个消息,我相信那是你们会有另外一种情感的,你会想知道更多的复旦的。

我这样说或许有些夸大,但可能真是这样。今天在现场的我们的毕业生,也许包括我们的家长们,我们能说出复旦这一百十多年的历史上哪怕十个大师级的名字吗?我最喜欢的点心店是鼎泰丰,几年前有一次在台北,我去拜访了鼎泰丰的现任老板。我问这位老板“鼎泰丰”这三个字是谁写的?他回答是于右任先生,他说是他的母亲早年请于先生题写的。从那以后,每次我见到这三个字想到的就是复旦,因为于右任先生曾经是复旦的一个重要的人物。

就在今年的某个时候,我在学校综合楼墙上看到于右任先生写给经济系1947届毕业班学生的四个字——“复旦精神”的影印件,我立马决定要把这个题词搬回经济学院,装裱后挂在了经济学院大堂的一个墙面上。于先生留给1947级经济系毕业生的这四个字,非常珍贵,不可多得。

其实在复旦经济学科接近百年的历史上,我们也有很多很重要的人物和学术大师,他们今天早已不在人世,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他们的名字,我想这些人物是复旦大学走到今天的一个重要的支撑。

去年在这个地方,也是毕业典礼上,我跟大家讲,我读书的时候非常关注复旦大学那些著名学者,也曾经有幸听过不少人文学科、自然学科中的大师们的讲述,这对我特别重要。我去年如数家珍般的提到了这些我熟悉的大师的名字,除了老校长陈望道、苏步青和谢希德先生之外,我相信在座的大多数同学并不知道以下这些名字,比如,周谷城先生、郭绍虞先生、胡曲园先生、陈建功先生、卢鹤绂先生。同样在经济学院,我想在座的你们也许知道翻译了《基督山伯爵》的蒋学模先生,或许不知道漆琪生先生、吴斐丹先生、夏炎德先生、陈观烈先生、宋承先先生。一代一代的杰出的学者,为复旦经济学院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才是一代名流。复旦就是他们。

就是出于这样一个考虑,未来在举行毕业典礼的这个体育馆不远的地方,我们即将动工建造经济学院的新楼,这个新楼当中我希望我们要设计一个纪念馆或大师墙,挂起一代学术大师们的画像,使得我们以后的毕业生,包括我们今年毕业、以后重返母校的各位,有机会能够看到他们,能够记住他们。

最后,跟大家告别,我没有什么可以忠告和分享的,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希望大家离开复旦的时候,去一趟复旦的校史馆,认认真真地阅读一下复旦一百多年的历史,我期待或许四年以后在我们的新楼里展示出的经济学院的学术大师的画像前,能够看到大家驻足。

祝大家职业生涯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也祝大家幸福、平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