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EVENTS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张军:统一监管框架下资管行业将怎么发展,资管的下一颗棋子将落在哪里?

 


2017年是资管行业的监管“大年”,监管从严,执行从严。地方资管公司以及银行系资管公司正加速密集落地。无论是监管层面对金融去空转的决心,还是财政税务系统就政府融资、资管产品增值税等方面的新安排,都资管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也对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5月11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做客第一财经演播室,透析统一监管框架下资管行业将怎么发展,资管的下一颗棋子将落在哪里?



观点01

张军:银行不良资产规模将达数万亿级


地方系银行系资管公司密集获批,资管行业或面临统一监管。张军认为,银行资产风险不断暴露,地方性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规模可能会超出预期。目前相当大一块经济活动没有效率,不产生收益,将是本轮处置不良资产的重点。


张军:银监会,现在讲1.58万亿被定义成NPL,即所谓不良信贷。不良信贷率现在不超过两个点,现在看起来还可以。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动态看,因为这个盖子打开以后,实际上整个金融系统的不良资产,特别是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它的规模我觉得会不断滚动,所以它应该是一个不断地被暴露的过程,就像当年我记得差不多二十年前,那时候我们的商业银行,当时主要是国有的商业银行不良信贷规模到底有多大,全球大家都比较关心,然后就是不断有人算账、测算、估计,实际上我们很难知道一个很具体的数字,因为这个数字在不断地发展,所以我的想法是,虽然我们不能高估我们不良信贷的规模,但是我觉得也要看到我们的商业银行,特别是现在的地方性商业银行,它的不良信贷规模实际上很可能比我们现在的数字要大,那么具体大多少我们现在也是无法知道。但是我觉得它会不断地暴露出来。现在我们很多地方性的,像山东、辽宁、云南、贵州这样的地方,实际来看它的债务问题非常突出,这样实际上就反应到银行不良资产规模上面,我个人觉得这个可能是要有一些心理准备的。

 

主持人:资本市场现在给到了8毛钱买1块钱资产的机会,因为普遍的银行市净率是0.8倍,是给打了一个折扣。那么,经济学家喜欢讲边际上的变化,那我们也可以来探讨下,银行的不良资产在边际上的变化,是在变得平稳,是在变得更加恶化还是可能在好转呢?

 

张军:那官方的数据给我们的印象是边际上是递减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时间还要拉长看。因为不良信贷的问题有一个定义,实际上你到期没有还的话,那我可以zanqi,这个时间我是可以动态调整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不良资产边际上的变化不见得会稳中趋减的这样一个趋势,它有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里面会有比较集中的显露。

 

主持人:它的背后本质和决定因素会是什么?比如说我们看一季度是不错,GDP也是在拐头6.9了。它是取决于整个经济的增长吗?比如说经济增长起来,是不是意味着那些企业可能就还得了钱,本来是坏账就不是坏账了,还是说它就是僵尸企业,这跟经济增长都没有关系。

 

张军:实际上我们经济当中有相当一块经济活动是没有效率的,这些没有效率的经济活动不产生后来的收益,所以这一块可能在我们目前处置不良资产的规模当中应该占有比较大的比重,包括国有企业,即所谓僵尸企业,也包括地方政府支持的一些基建项目,这些信贷的规模到底有多大,以及这些信贷当中有多少在将来会成为不良资产?我觉得我们要拭目以待,但是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不良资产的盖子一旦打开,实际上这个规模可能是超出我们预期的。如果你到具体的比如中小银行去了解情况,我相信他们会告诉你说其实这些东西我们讲不清楚,或者说我们可能还有一些数字不见得掌握了。

 

这个事情是不是有点像薛定谔的猫啊?薛定谔的资产,盖子打开的一刹那你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坏账。

 

对,所以我觉得现在关于不良资产的规模,其实某种意义上讲永远是一个谜。因为就像二十年前我们那个时候,你在99年成立四大国有资产,所谓资产管理公司的目的也是为了处置当时的工农建的坏账,但是当时讨论到底有多少,我印象非常深,没有人能告诉你到底有多少。



观点02

张军:“影子银行”业务将被收缩


张军认为,松绑地方性和银行系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是为了剥离不良资产业务及承担债转股。对于已有的坏账由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处理。同时加强监管,防止增量,影子银行”业务将被收缩。 


其实这个也是为什么要松绑地方性的和银行系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背景,因为你一方面要收紧,监管趋紧,那么当然会影响银行的盈利模式。另一方面,现有的坏账剥离出来,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来处置。换句话说,我对存量现在用成立资管公司的办法来单独处置,同时加强监管,统一行动会防止后来增量坏账的形成。我觉得就是前门后门的问题,现在看起来,已有的特别是08年以后形成的大量坏账需要有非常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来加以处置,这个对银行不利。但是银行后面的资管业务的话,对不起,我要改变监管的规律,因为过去你要套利嘛,所谓监管套利,一行三会步调不一致产生很多监管上的空白,银行用这个拓展了通道业务,然后资金在金融系统之内空转,对实体经济不产生影响。但是资产管理的规模在上升,所以造成虚假的金融繁荣。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监管,把套利的空间基本上消除掉,你要做资管可以,但是要在表内做,你就不能把它变成一个影子银行的业务,你要跟实体经济挂钩。那么这个才是真正回到资产管理的本源,现在所谓的资管,即财富管理实际上更多地是利用了监管上的漏洞,更多地用通道的业务套利,两头都不在表内,实际上基本是在监管之外去做。当然它有它的所谓,我们经常讲这个可能对我目前的利率管制有一个冲撞,它有它积极的一面,但是总体上它制造了大量的表外业务和影子银行业务,产生了巨大的风险。



观点03

张军:强化投研将成为资管下一步重点


针对统一监管框架下资管行业将怎么发展的问题,张军认为,资产管理的棋子要落回表内,通过为客户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附加值,而不是浅表的信贷业务来提升竞争力。资管行业将回归本源:金融结合实体。 


我觉得将来资产管理的棋子还是要回到表内,它不能去用更多的资金池,资产池,通道业务来开展业务。

 

我们商业银行的主业实际上可以多样化,而且将来的主业可能逐步从信贷转到投行业务,要提供更好的服务。

 

商业银行将来的趋势,我觉得银行要生存的话,它的中间业务必须要扩大,中间业务要扩大不是说没有监管,而是依然在监管框架里面,就是说我要给客户提供更好的附加值。比如说投行业务怎么发展起来的?实际上投行业务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银行有这样一个人力资本的储备,它可以为企业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这个才是本源。我觉得资管,即财富管理要回到这个本源,而不是利用监管的漏洞在金融系统内空转,那样会产生巨大的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我们的银行是否做好了资管转型的准备,你的人才储备怎么样?你的投研怎么样?你能为我们的客户或企业提供什么样的附加值?这个是变得越来越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