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EVENTS
国际经济学前沿讲座第5期:Immunizing From the Terror: China’s New Comparative Advantage?
时间:2017年9月28日16:00-17:30
地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514会议室
开放经济与世界经济学术报告第65期:Heterogeneous Firms and the Costs of FTA Utilization
时间:2017年9月26日13:30-15:00 地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514会议室
现代经济学系列讲座第505期:研发人员职业成长路径与早期关键发明人效应研究——基于华为、中兴、微软、思科、英特尔的对比分析
时间:2017年9月26日(周二)13:30-15:00 地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710会议室
“中国大问题”讲堂第11期——数据创造学术价值:如何正确使用政府统计数据
时间:2017年9月26日(星期二)18:30-20:30 地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105室(大金报告厅
公共经济与政策论坛第74期: Location-based tax incentives and entrepreneurial activities: Evidence from Western Regional Development Strategy in China
时间:2017年9月26日13:30-15:00
地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808室
综合新闻
第二届复旦大学-新加坡管理大学国际论坛【主旨报告】


全球治理·全球城市·全球创新
  2015年4月10日,由复旦大学与新加坡管理大学(SMU)联合主办、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承办的第二届复旦大学——新加坡管理大学国际论坛暨庆祝复旦大学恢复建院30周年启动仪式在复旦大学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全球治理·全球城市·全球创新”。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英国诺丁汉大学杨福家院士、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洪远朋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复旦大学上海校友会会长梁信军先生、新加坡驻沪领事馆总领事王首毅先生、新加坡管理大学第一副校长夏睿杰教授、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简大年先生、复旦大学副校长林尚立教授、中山大学副校长李善民教授等嘉宾出席论坛。各位嘉宾针对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国家自贸区发展战略、上海建设国际化城市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等重要议题展开研讨。本次论坛主要有主旨报告、“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主题圆桌午餐会议、第一届中国高校自贸区研究高端论坛、第一届高校自贸研究院院长联席会议、“全球创新、全球城市与上海战略”主题高端论坛等系列活动。

主旨报告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恢复建院30周年系列庆祝活动启动仪式
   本次启动仪式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主持,许宁生校长、杨福家院士、洪远朋教授、林毅夫教授、梁信军会长以及张军院长共同启动。启动仪式后,复旦大学副校长林尚立先生、新加坡管理大学第一副校长夏睿杰博士和新加坡管理大学驻沪总领事王首毅先生依次为论坛致欢迎辞。三位嘉宾在缅怀3月23日与世长辞的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的同时,大力先生为新加坡的繁荣发展和新加坡与中国的外交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深思李光耀打造新加坡成功背后的理念、基本因素:对内李光耀致力于打造建设一个高效、廉洁的制度;对外推动建设一个开放、包容的区域与国际秩序。同时三位嘉宾都肯定了这些年来中国和新加坡在外交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跟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的发展需求与时俱进,尤其是金融方面,新加坡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最后三位嘉宾祝愿本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各位嘉宾依次为论坛做主旨演讲
  主旨演讲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孙立坚教授主持。本次主题演讲内容非常宽泛,而且对很多的问题,尤其是世界经济的发展注入了非常强烈的中国元素,大师们针对中国如何抓住这样的机遇,如何把挑战变成动力纷纷提出自己的见解。

杨福家——道德情操与国富论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英国诺丁汉大学原校长

  杨福家在演讲中提到高校有些政策需要修改,以便给教授更多自由。他以普林斯顿大学举例称,“有一位教授花了9年时间写书, 9年里面没有人知道他做什么,他照样享受教授级待遇”。杨福家认为,要想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就要让学校拥有真正的自由空间,教授能够自由做想做的事情。谈到博雅教育,杨福家认为,博雅教育就是文理结合,强调做人第一,修业第二,倡导小班为主的教育方式。

林毅夫——中国经济学的体系和学科的发展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
  他指出,过去英国及美国经济学大师辈出是由两国在世界当中的经济地位决定的,“这就是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在其看来,中国已成为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而本土的经济学家在掌握社会脉动,找出简单而最重要的社会经济变量,解释经济现象背后的道理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因此,林毅夫预言,“21世纪很可能是中国经济学家当中大师辈出的世纪,21世纪很可能是中国经济学家的世纪”。对于当下中国经济发展,林毅夫表示,最慢到2025年,即使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也会超过美国,变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到2025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可能是美国的1.5倍或者是更高。

简大年——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2.0版的发展
浦东新区副区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
  他指出,建设上海自贸区2.0版需要思考以下五个问题:第一,自贸区建设如何与构建开放性经济新体制更加本质地结合起来。第二,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如何与上海“四个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结合起来。第三个,自贸区建设如何与完整的一级地方政府自身改革结合起来。第四,自贸区建设如何将各个片区的特点和优势结合起来。第五,自贸区的建设如何与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有机结合。简大年先生针对这五个问题做出了详细的解答。最后,他指出上海自贸区发展的方向:“上海自贸区将通过探索各界开放性经济新体制、新机制,实现开放模式,更加地兼容国际规则,经济体系更深层次融入国际市场,创新发展更具有国际竞争力,我们相信,上海自贸区只要能够离世界最近,离市场最近,离企业最近,就一定能够离成功最近。”

夏睿杰——创新和实现全球市场增长的途径,不只是靠技术,而是商业
新加坡管理大学第一副校长

  新加坡如何通过创新力的发展,摆脱今天对新加坡所产生的一些资源的困扰,这对我们今天在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转变,是最好的时刻。他从管理大师的视角以汽车产业为例,很好地诠释了创新的内涵,让现场观众无论从静态、动态,从企业的层面,还是从市场、客户的层面,都对创新的词汇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他有两句精彩的话,创新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去冒险,同时我们今天也在思考,创新和风险之间利弊谁大谁小。创新企业家有智慧,因为他们对创新的理解:创新不不仅仅是发明,而是把事情做的更好,更漂亮。

梁信军——聚焦中国成长的全球化进程
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复旦大学上海校友会会长
  梁信军表示,从本质来看,高债务国家或者地区都有强烈的欲望维持低利率,虽然中国政府债务占GDP比例较低,但由于政府对债务有隐性担保责任,所以核算下来,债务率并不低,梁信军据此预测,中国政府会长期维持低利率。对于企业的海外投资,梁信军称,企业要抓住机会,利用海外的便宜资金发展自己。他也建议金融业也应打通海外资金的通道。对于投资项目,梁信军认为,由于中国庞大的中产阶级逐渐形成,大健康、快乐时尚产业将成投资重点。

李善民——官员腐败与企业藏富
中山大学副校长、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
  教授从自己的一篇学术论文出发,针对在当下的营商环境当中,我们的企业很难经营,企业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去应对上述腐败情景下官员的敲诈行为;企业是否会通过藏富掩盖他的真实支付能力;哪些企业有更强的藏富动机;还有藏富是否真的可以减少向腐败官员缴纳的保护费等问题做出了很好的解答。

圆桌会议

  本环节由新加坡管理大学校长特别顾问邓特抗教授主持。教授针对每个嘉宾所做的主题演讲提出问题,各位嘉宾都做出了精彩的回答。

邓特抗教授对话杨福家院士
邓特抗:在中国经济转型面临各式各样的挑战、竞争的情况下,要保持道德上的培养、教育,你觉得矛盾怎么样去解决?从中国经验,从你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经验,你觉得教育往前走,有没有创新的思考?
杨福家院士从博雅教育和国内外教育体系的区别角度对问题做出了精彩的回答,他提出,英国的专业比中国分得还细,国际政治系下面还分中国国际政治系、日本国际政治系,但是后来了解博雅教育以后,除了第一条做得不够,其他的都做很好,小班科也是很重要的,这些东西是我们成败的关键。他认为大学里面基本素质的培养,专业很淡化,什么事都能干,没有什么对口不对口,在学校要开拓自己的知识面,现在国内大学也都在做,过几年以后,会向这个方向大大前移。

邓特抗教授对话林毅夫教授
邓特抗:中国的经济学跟目前我们所认识的西方的经济学相比,有哪些方面比较特殊的地方?如何去理解中国经济学?
林毅夫教授针对中西方经济学的逻辑体系指出,中国和西方经济学都遵循共同的逻辑体系,也就是说提出任何理论,是讲因果关系的,必须要有严谨的逻辑。但是不能简单的将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套用到中国问题的研究当中,而应该用一些比较接近的中国的理论来解决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问题。

邓特抗教授对话梁信军先生
邓特抗:中国的企业到国外以后,具体怎么去跟当地处理关系,比如如何担当企业责任?中国企业长远发展在全球的定位是什么样的?
梁信军先生从两个方面对问题做出了解答,首先是怎么解决可能的文化冲突问题,怎么得到当地的尊重、认可问题?他反对派中国人管理海外企业,鼓励选取利益和风险与公司一致的当地外国人来管理。第二要让海外员工、股东,感受到有中国企业、中国股东以后的不同,可以从中国的确定性的增长中受益。

邓特抗教授对话简大年先生
邓特抗: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建设自贸区的的难点在哪里,如何突破?
简大年先生指出上海自贸区的建设有一个重要的宗旨:如何按照国家战略实施我们的制度创新。同时最本质的任务是自贸区如何为我们国家建设开放性经济的新体制、新机制、新体系作出探索。先生还对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的协同性做了很好的解释,他说“我们政府的条件的改革,还存在一种蜂窝煤的现象,政府之间的横向打通,协同性的推进是比较缺乏的。新加坡有一个很好的经验,国际贸易的单一窗口,这个窗口很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政府和政府之间的管理是协同的,政府部门之间信息是共享的,而我们是割裂的,所以我想自贸区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最大的问题就是实现我们的政府协同改革的突破。”

邓特抗教授对话李善民教授
邓特抗:
对于腐败问题,从政府政策和经济学家的角度,有哪些方面是在研究这个议题下是比较有机会的?可以对整个经济学比较有贡献地方?
李善民教授指出,中国的问题是审批太多,而且一审批,政府就有权利,政府一有权利,就有腐败。所以说审批是一个问题。他还说:“在中国怎么解决一党专政情况下的高效廉洁的政府,这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围绕这个话题的研究,不管是经济学,包括政治学、社会学都有很多的课题,我们现在对自己的研究也不是很满意,我们还是很微观的,我希望更多的企业里面的调研、行政数据来说明这个问题,会更有意义,我相信这个话题是比较有意义的,我相信这是中国特色的一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