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
Think Tanks
著作推荐
田素华:《外商直接投资进入中国的结构变动与效应研究》
《外商直接投资进入中国的结构变动与效应研究》
——2012年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入选成果简介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田素华
 
 
 
第一章  论/1
第一节 中国外资经济发展的结构特征/1
第二节 文献综述/3

第三节 研究框架与研究结论/5

 
上篇  中国FDI进入的结构变动与影响因素
 
第二章  FDI进入中国区位变动的影响因素/15
第一节 FDI进入中国的区位变动/15
第二节 文献综述/19
第三节 企业跨国经营区位选择的决定因素/23
第四节 计量分析方程与变量选择/27
第五节 影响FDI进入中国区位差异的分时期考察/30
第六节 影响FDI进入中国区位差异的分地区考察/38
第七节 结论和政策启示/44
 
第三章 进入中国的FDI来源变动影响因素/54
第一节 进入中国的FDI来源/56
第二节 香港FDI进入中国大陆的影响因素/60
第三节 台湾FDI进入中国大陆的影响因素/74
第四节 在中国的美国FDI/83
第五节 在中国的日本FDI/92
第六节 在中国的韩国FDI/103

第七节 结论与政策启示/120

 
第四章 FDI进入中国行业变动的影响因素/124
第一节 FDI进入中国的行业变动/124
第二节 文献综述/129
第三节 FDI进入中国行业变动影响因素的基本分析/130
第四节 FDI进入中国制造业规模变动影响因素的实证检验/135
第五节 结论与政策启示/159
 
第五章 独资FDI进入中国的影响因素/163
第一节 独资FDI进入中国的历史演进/163
第二节 文献综述/168
第三节 影响FDI独资进入因素的理论分析/174
第四节 FDI独资进入中国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180
第五节 结论与政策启示/209
 
第六章  中国的跨国公司总部经济/214
第一节 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内涵和研究对象/214
第二节 跨国公司特征与跨国公司总部在上海的区域分布/216
第三节 区位特征与跨国公司总部在上海的区域分布/224
第四节 跨国公司总部在上海区位选择的计量检验/229
第五节 对跨国公司在沪地区总部的访谈和问卷调查/238
第六节 政策建议/244
 
下篇  FDI进入的经济效应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
 
第七章 FDI进入的本地投资效应/251
第一节 文献综述/253
第二节 FDI对东道国本地投资的影响机制/257
第三节 FDI对东道国本地投资影响的短期特征与长期特征/258
第四节 FDI对中国不同类型企业投资的影响/271
第五节 制造业FDI进入的本地投资效应/282
第六节 结论与政策启示/294
 
第八章 FDI进入的劳动工资效应/299
第一节 文献综述/300
第二节 FDI对东道国居民收入差距影响的理论分析/301
第三节 FDI与中国劳动工资差距变动/303
第四节 FDI对中国劳动工资差距影响的实证分析/307
第五节 FDI进入制造业对中国劳动工资差距的影响/315
第六节 结论与政策启示/323
 
第九章 FDI占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变动的影响因素/325
第一节 FDI在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重变化/325
第二节 FDI占中国本地投资比重变动影响因素的实证检验/326
第三节 企业类型与FDI进入规模变动/344

第四节 人民币汇率变动对FDI进入中国的影响/352

第五节 结论与政策启示/378
 
第十章  IDIODI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381
第一节 国际直接投资发展趋向、障碍与对策/381
第二节 中国发展对外直接投资的收益、优势与策略/395
第三节 美国金融危机后的中国经济结构转型/408
 
附录A 中国的外资政策(1978~2012)434
附录B 中国外资政策变动与跨国公司反应450
附录C 中国改革开放大事年表(1978~2012) 452
 
参考文献/457
 

500


自1979年外商直接投资首次进入中国,至今已有30多年历史,其间外商直接投资(简称FDI)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从无到有,由少到多,规模不断扩大,进入的地区与领域及方式不断深入,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初期,进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主要进入到了广东省。从1983年开始,进入中国的FDI逐渐向广东省和福建省以北的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扩散:首先是向长江三角洲地区的江苏省和上海市、浙江省扩散,然后是向长江以北的山东省、辽宁省、天津市和北京市扩散,并于近年进一步向中国中部的江西、湖南、湖北、河南、重庆、四川、安徽等省区扩散,在2002-2011年逐渐形成了以江苏、广东、辽宁为FDI进入中心地带的新的区位布局。
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初期,进入中国的FDI主要来源于中国香港、美国和日本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韩国、新加坡和台湾FDI进入增加,以及欧美跨国公司大规模进入,出现了FDI来源地多元化的趋势。就1979-2011年的全部统计数据来看,进入中国的FDI主要来源于中国香港、日本、美国、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维尔京群岛等国家和地区。
1979-2011年,进入中国的FDI主要投入到了制造业部门和服务业部门,进入中国农林牧渔部门的FDI占中国年度实际利用FDI的比重一直在2%以下。对中国东部12个省区的统计分析显示,1995-2011年,进入中国的FDI有50%至90%投入到了制造业部门;就中国整体而言,1999-2011年,进入中国的FDI有49.7%至71.0%进入到了制造业部门。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FDI主要有合资、合作、独资等形式。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初期,合资是FDI进入中国的主导模式。随着时间推移,独资在跨国公司对中国的FDI投资中所占比重逐年上升。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无论在项目数量上,还是在投资金额上,进入中国的独资FDI均超过了合资FDI。
FDI进入占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在1979-1998年处于一个逐渐上升的过程,在1998年这一比重超过了10%;1998年以后,这一比重开始出现下降。不过,在2008年,这一比重仍旧超过1988年的水平。也即,1979-2011年, FDI进入占中国年度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比重经历了先增加后下降的过程,并在近年逐渐稳定在10%至20%这一水平上,呈现出显著的倒U型变动特征。
现有文献对东道国外资经济结构问题的研究相当全面和深入,中国外资经济结构问题也一直是经济学界关注的焦点。但是,以外资高度集中于制造业和东部沿海地区等为特点的中国外资经济结构,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突变,并正在和将进一步经历变化过程,而现有文献对这一变化过程却鲜有涉及。现有研究中国外资经济结构的文献至少有以下两个方面需要加强。(1)系统地论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资经济结构变动的内在机制。(2)研究外资经济结构变动过程中产生的经济效应及中国外资经济结构变动趋向,分析对外资经济结构转型实施管理的基本政策。
本研究通过对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FDI进入的历史回顾,从外资来源、进入形式和地区及行业等四个维度,分析了中国外资经济结构演变的基本规律和特征,以省级面板数据为基础,着重研究了中国外资经济结构变动的影响因素,进而对各个维度外资经济结构变动的经济效应进行了实证研究,并分时期和分地区讨论了中国外资经济结构的变动趋向和管理问题。该研究还就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进入中国的区位特征和影响因素进行了实地调研和问卷调查。主要研究结论和重要观点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东道国企业的国际引资行为受其股权性质、资金来源、人力资本规模和技术水平等影响,外资政策等其它因素借助东道国本地企业的引资行为,影响东道国外资经济结构变动。外资流入的经济效应会改变东道国的企业特征和引资行为,进而引起东道国外资经济结构不断发生变化。
第二,外资经济发展将会通过促进中国劳动就业水平提高等途径使得企业经营成本上升,但也会通过提高中国居民收入水平而扩大中国的国内市场需求,这就会引起资源寻找型FDI被市场寻找型FDI替代。以FDI为主导的中国外资经济其积极效应正经历先递增然后递减的倒“U”型变动路径。在递增过程中,FDI会进一步流入并带动其它形式外资进入中国;在递减过程中,增量外资来源、进入形式和地区及行业会出现显著变化,存量外资开始跨地区迁移和跨行业转换及不断增加流动性,进而引起外资积极效应进一步下降。
第三, FDI主导型外资经济的过度发展,会引起地区经济差距和要素收入差距扩大;增量FDI进入形式和行业及地区变化,会引起中国经济的运行过程出现震荡。FDI集中和过度进入均会增加中国宏观经济管理难度。
第四,中国需顺应外资经济结构变动规律转变政府干预型外资经济管理模式。外资经济结构具有内生变动特点,东道国难以长期有效地控制外资经济结构,东道国管理外资经济结构的着力点是坚持市场调控方式。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失衡调整,中国需要以外资经济结构变动为着力点,发展进一步鼓励世界范围内的跨国公司在中国开展直接投资活动(IDI),并鼓励本国企业发展对外直接投资(ODI),逐步实现国民经济依靠居民消费、企业投资和出口贸易等三驾马车同时推动的增长模式。